最美勞動者候選人——張福堂
[ 作者:宋京、王瑩 來源:哈工大(威海)新聞網 瀏覽:4969 錄入時間:2016年04月09日 ]
 

知足常樂 以校為家

年過花甲的張福堂膚色黝黑,神情温柔祥和,舉手投足間透露着真誠與質樸。歲月在他的臉上刻下了明顯的皺紋,卻也保留了他十足的精神。作為廣華物業派至學校的一名環衞清掃員,他盡職盡責,事無鉅細,將哈工大當作自己的第二個家。面對大家的稱讚,他只説:“這都是我應該做的。”

做一行就愛一行 就幹好這一行

如果你在清晨六點半經過後山,都能看到張福堂彎腰清掃的身影。石墨研發大樓、學子餐廳側門、人流不斷的快遞收發站……這些都是張福堂的清掃範圍。“幹得多掙得少,別人都不願意幹這裏,那我就來吧。”中午匆匆回家吃過午飯,十二點三十分,張福堂又回到工作崗位,繼續清掃着打理不完的落葉、枯菜和快遞包裝紙……每日都要在這條路上穿梭數次,張福堂從不厭煩也毫無抱怨。“不幹活也待不住,幹好自己的事,心裏也舒坦。”張福堂説。

“張福堂細節問題處理得非常到位,一些別人注意不到的東西,像路邊的小石子、新生草芽,他都能注意到並及時清理,他總能把工作做到最好。”領導這樣評價他。在同事口中,張福堂“在工作中總能主動發現問題,並及時與領導溝通,解決問題,很負責任”。對此,張福堂連連擺手:“我其實並沒有做什麼,都是自己分內的事。”

威海的夏天酷暑難當,冬日寒風凜冽,“360度無死角旋轉風”經常令師生們叫苦連連,常年在户外工作的張福堂卻從未抱怨,“還好,都不算什麼”,他説:“再苦再累,也得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偷懶是不行的,做事得有耐心。”張福堂早年做過木匠,修過路,做過綠化……無論做什麼,他都秉持着“認真做事,踏實做人”的原則,盡心盡力地做好每份工作。“我覺得人做一行就要愛一行,就要幹好一行,這都是理所應當。”

工大就是我第二個家

2010年,張福堂跟隨在哈工大工作的兒子來到了威海,已經在校園裏生活了五年多,從為青澀工大栽下一片新綠到為莘莘學子清掃一片街區,張福堂早已把哈工大當成了自己第二個家。

張福堂會自己製作畚斗等工具,他對三輪車等勞動工具總是愛惜使用並能自己維修。不僅如此,在他當值的石墨大樓,張福堂也會盡力維修損壞的開關和燈具,幾年來,為公司和學校都節省了不少開支。“自己能做的就隨手做了,都是小事,不值一提。”

平日裏,張福堂也十分樂於助人。值班期間,經常主動幫老師同學搬送物品,收到老師們的快遞,他都會熱心地送到辦公室,老師們都親切地喊他“張師傅”。他説“老師們人都很好,他們忙,能幫他們節省點時間精力,自己也開心。”

有文化“比神還能”

張福堂出生在陝西一個偏遠山區,年輕人生活十分困難。“那時候工資從幾毛漲到一塊,最高一天十塊錢,但還是供不起孩子上學。”同村的孩子紛紛輟學打工,養家餬口,張福堂卻咬牙堅持。“孩子願意學習,我就砸鍋賣鐵支持,人還是得有文化。”在那樣一個偏遠的山區,張福堂有着與常人不同的堅持和遠見。

正是由於張福堂對教育的重視,他也對學生給予了十足的關愛與照顧。石墨大樓的閉樓時間本應是晚十點三十分,同學們卻常常因做不完實驗而無法及時離開,張福堂從不催促學生離開,本應十點半下班的他經常要等到十一點之後。他説:“學生們都辛苦我知道,就由他們做,我等他們也不礙事。”

談及當代大學生,張福堂滿是驕傲、羨慕:“有文化的人都很偉大,可惜我沒有機會了。我看着他們操控自己做的小飛機,感覺真是比神還能,人還是得有文化……”

眼前一羣學生進行拓展訓練,張福堂望着,笑着,眼神中洋溢着關切與慈愛……

因為簡單所以知足

“現在的生活,我很滿足。我也沒有過什麼遠大的理想抱負,我覺得這樣很滿足。”除了掛在嘴邊的“應當”,張福堂反覆提及的就是“滿足”二字了。不管是風華正茂時內心“務必完成好生產任務”的堅定信念,還是後來“不惜一切讓兒子有書讀”的強烈祈盼,亦或是如今“掃淨校區、守好石墨樓”的簡單心願,對於生活,他從未有過多訴求。歷盡坎坷,備嘗艱辛,完成好自己的工作,家人健康平安,就是他心裏最大的滿足。

張福堂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知足的人,他不會説漂亮的言語,卻用行動向我們詮釋着什麼是責任,什麼是堅韌,什麼是知足。·學生記者 宋京/文 王瑩/·

相關新聞